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金液洞 > 正文

吴仙公——吴公真仙

作者:admin 来源:徐氏宗谱网 日期:2016-12-6 19:15:18 人气:3348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 
        吴公真仙出生于德化县盖德乡有济村一户贫苦吴姓人家,取名岩说,字辅德,号济川。长大后,因为他出生于贫苦农家,深知汉族民间疾苦。很多农民
  常常因为家境贫寒,没钱看病,重病就卧床不起,痛苦呻吟,束手无策,最后命归黄泉。如果遇到瘟疫,一夜之间,死者连续发生。今日抬别人,明日别人抬,是常见的悲惨现状。
  为了解除汉族民间疾苦,青年的吴岩说“立志行医救人”,认真钻研医术,广泛收集汉族民间“验方灵药”,亲自采药配方,为人治病,风雨无阻,有请必到,药到病除,不收谢礼。老百姓对他很感激,称他是“活菩萨”、“活神仙”。
  吴岩说还到江西道教圣地龙虎山,拜张正一天师为师学艺。他的精诚感动了师傅,弹指三秋,尽得所学,通过了张天师的“考验过关”,从此,他为民除害,“害除民乐”,“蜕化归仙”。《福建通志》记载说,“吴济川,德化人,隐居雪山金液洞,炼液养真,日惟饮一盏,洪武中端坐而逝。”
  吴公真仙平生好善嫉恶,见义勇为。他初始研究医术是为人治病,后来到龙虎山拜张正一天师学道三年。回乡以后,他邀请河南道教高士萨守坚协助,衍道施法,驱除凶神恶煞,捣毁淫祠“蔡陈宫”,解除民众疾苦。晚年与道友徐友山隐居于金液洞修炼。五十八岁时功成行满,蜕化归仙。当时,民众把他的遗骸分为两半,分别塑像,建金液洞殿宇及圣天宫,历来香火不绝。吴仙信仰传播闽中各地和海外。
  现今供奉吴公真仙的宫庙有福建德化金液洞(修炼处)、福建永春留安山石玉洞、达埔洪步竹林室和蓬壶美中昭显岩。

  逼上龙虎山,拜张真人为师
  吴济川是穷苦人家的子弟,靠种田、挑担维持生活。他村内原来奉祀着一尊淫神,叫蔡陈公,在每年二月诞辰时间,轮着主事的人家,不但要宰猪宰羊,还要奉献一对童男童女,若无照办,就会降灾落祸,终年遭受灾难,五谷无收,人畜不得安宁。吴济川对这种残害群众的邪恶行为,非常气愤,再过三年将轮到他主事,所以他决心悟道学法,过后就去江西龙虎山,拜张道陵的四十一代孙为师。
  吴济川在龙虎山,开始并无学到什么仙法,终日不是静坐念经,就是煮饭扫厝。有时想到家中的父母,无人侍候,不久又要主事蔡陈公的诞辰日,暗自流泪。但是从无影响他的学法意志,遵守规矩,听从使唤。张真人对吴济川的心思,看在目内。经过三年的考验,看准了吴济川学法的真心实意,是一位难得的弟子,最后就将仙法传授给他。
  有一晚上,张真人身上突然生了七个痈子,又红又肿,痛得师父哀哀苦。三更半夜,弟子都已去困,只有他独自守在师父身边,看到师父的痛苦非常着急。师父看了他一眼,叹了一口气说:“如能把脓头吸出来就好了!”他想师父说得有道理,吴济川不管脓包的脏臭,就用嘴去吸师父的痈脓。本想把脓头吸出来吐掉,不知怎得,一到嘴边却咕噜一下,滑进肚里。说也奇怪,师父身上的痈子全好了,连伤疤痕迹都无留下。这时师父哈啥大笑说:“济川你真好,做人善良,我放心了,明天可以回去!”这时吴济川反而弄糊涂了,还未学到仙法怎能回去除妖。立即向师父跪下,请求道;“请师父授给仙法,弟子才好回去!”张师父说:“弟子请起!我有的,你都有了,我没有的,你也不必再学了。”
  第二天一早,吴济川拜别了师父,与诸位师兄弟辞行,离开了山门。张真人随后交代赵、王、康、温四个元帅,暗中跟随吴济川,此去半路他必用泉水洗嘴,若将漱口水吐掉,把他一鞭打死,回山复命,若吞下,就跟随他到德化,听他的指挥。
  吴济川走到半山,忽见一屈泉水,想起了师父的痈脓腥味,觉得嘴清,便顺手掰水漱口,尚未吐出,康、温两帅早已举斧锤等待。他听到后面有声响,又从水影中看到两帅将要朝身上击来,他急转身一看,口里的水便咕噜吞下肚去。还来不及问明情况,四元帅已拱手拜道:“我们奉张真人之命,陪同吴真人回德化,听候差遣。”四帅话音刚落,将吴济川举起,一齐飞上天。
  进入德化境内,快到有济村的大山格时,吴济川忙叫四帅停下休息,想试自己的法术,随手摘来一片树叶,画了一只老鹰,口喊一声“变”,就听见村内有人叫“叶婆!叶婆!叶婆(老鹰)咬鸡囝罗!”他见天上炎日当空,热得透不过气来,他向远方招云,口里念着:“落点小雨。”马上黑云密布,锄雨沙沙而落,听到村内有人睁:“落雨啦!着收衫裤啦!”他觉得已握仙法,心里大喜,回头遥望龙虎山,跪下叩拜恩师的教导,愉愉快快地回到有济。
  水淹火攻淫神——蔡陈
  吴济川从江西龙虎山学法回来,一进门就看见父母在忙于筹备陈公生日的供品菜碗。父母看见儿子回来,真是喜从天降。尚未谈论别后的情况,吴济川就说肚子饿了。父亲说:“房内有两个破龟先拿去止饥,等后再煮。”又再三交代笳箩那些寿龟,是明天要敬蔡陈公的,你入房不要去动它。吴济川听到为蔡陈公做生日,火神大发,他入房间,看到一笳箩寿龟,就专拣好龟吃,吃不了干脆来个一个龟咬一嘣。这时他父亲为筹办蔡陈公生日,没有童男童女在烦恼,正想找他商量,一进房门看到一箩好龟变破龟,就气得火冒三丈,顺手拿起拐杖,正想朝儿子身上打。吴济川急转身,穿上木屐跑到门口田,踏上新筑的田岸走过去,不留脚迹,他父亲将要跟着踏上田岸,新田岸崩了,跌了一个筋斗,他反而回头来扶起父亲。这下他父亲心里明白,不再责怪儿子了。晚上全家在一起庆祝团圆,商议着斗蔡陈的策略。
  蔡陈公生日那天,全村男女老幼陆陆续续来看热闹。这时吴济川的父亲当众声明:“今天没有准备寿品,没法供奉童男童女,蔡陈公生日不举办了。”话声刚落,众口议论纷纷,多数赞同,有人反对。蔡陈公勃然大怒,要与吴济川决一死战。吴济川早已有布置,由赵、王、康、温四元帅率领神兵神将,分路进攻,把蔡陈公庙团团围住,四元帅进入大殿,拨开人群,三鞭二锤将蔡陈公的泥塑像打得粉碎。蔡陈公惊得魂不附体,想要逃走。吴济川吹起龙角,借来东海水,沿溪逆流滚滚而上,眼看蔡陈公宫就要被水淹没,蔡陈公不敢迎战,只好爬上屋顶,丢瓦挡水。每丢一片瓦水落三尺,吴济川吹一声龙角,水涨三尺,多次反复,相持较量不输上下,蔡陈将瓦丢完了,吴的龙角声却在长鸣。蔡陈见大势已去,准备隐彤逃跑,吴早巳防备这一着,已派温元帅把守水尾,交待任何瀑流物,都要经过刀剑,不得遗漏。蔡陈公看来难于逃脱,最后变成一堆牛屎,随水浮流。温帅项项过剑,为不脏污宝剑,唯独一堆牛屎没有过刀。蔡陈逃出包围圈后,不敢顺水东流,改向西逃窜。吴济川屈指一算,蔡陈已向西逃走了,便左手握风,右手握火,用风助火把蔡陈焚烧。没料到,追到白岩,被黄公挡住了去路,劝吴济川说:“我们都已是神仙了,何必互相残杀?请给蔡陈留个改邪归正的机会吧!”黄公说着就强行扒开吴济川的左手。待吴济川放开右手时,火欠风助,只烧焦了蔡陈的躲藏所在,因此在永春桂洋赤水宫,直至今天,不管如何翻新,都有被火烧焦的痕迹。从此蔡陈公改恶从善,废除了清规戒律,不再刁难百姓了。
  欲摧白格岭 教训纸老板
  吴济川从少年开始,农闲时间一直是挑仙游担为生,挑纸过去,挑盐过来,吃尽岭路苦,同时也遭受仙游纸行老板的百般刁难,被克扣了无数的血汗御钱。
  吴济川学法以后,想要摧平白格岭和警告纸行老板。有一次他结伴20多人,再次挑纸往仙游,挑到永春的仙岭亭,大家休息喝水,吃干粮,吴济川对大家说:“我们挑担这么辛苦,纸行老板却如此苛刻,我们把纸烧掉,拿蓿空扁担去向老板领钱,大家敢不敢?”这时,有的赞同,有的在犹豫。吴济川带头把纸烧了,接着有20人跟着也烧起来,只有两人怕惹祸不敢烧,继续挑着担子跟着大家走。
  吴济川一路来用拄槌敲击着石板路,越过了风流岭,爬上白格岭,问大伙们:“你们看,仙游就在脚下,可是要走一天的路,留它何用?”他正要用柱槌将这一山岭推倒,忽然路边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向吴济川施礼作辑道:“请吴真人手下留情,且慢动手。须知推倒白格岭将会败了泉州城。”话音刚落,老人随着烟雾消失了。吴济川清楚这是山神土地出面阻挡。虽然没有推倒白格岭,但是吴济川的拄槌锥痕迹至今还留在风流岭与白格岭一带。“推倒白格岭,败坏泉州城”的俗语,一直留在汉族民间。
  烧纸后的第二天,吴济川和他的伙伴来到了仙游纸行,老板挑剔道:怎么昨天交21担,今天又交两担,以后再这样,款要下期付。老板在付款时,问伙计数量对不对?伙计说:“他们的纸是棕叶捆绑的,很好辨认,昨天2l担,今天2担,计共23担,数量没错。”吴济川等钱到手就找客店歇去了。
  事后,仙游纸行仓库内,21担纸变成2l担灰,纸灰中存放着一张条子写道;做商人必须要有道得财,克扣挑担人的钱是无良心的,现惩罚你一次,以示警告。老板看后大吃一惊,立即下跪叩拜,祈求神灵宽恕,不敢重犯。事后商行确实改变作风,不再欺负穿草鞋的担夫了。
  舍子驱妖 摧毁鬼空口
  德化城西九公里处,有个地名叫鬼空口。相传很早以前,这里有个鬼洞,经常有妖魔鬼怪出没,迷惑过路百姓。前后好几里路没有人烟。
  吴济川学法回来,一心要平定鬼空口,为民除妖,派次子带着龙角深入鬼洞,约定把鬼魔全部引入洞后,以龙角吼声为记,吴济川在山上将山推下把鬼怪灭掉。他的儿子带着龙角入洞后,受到洞内鬼怪花花世界的诱惑,就把龙角随便放着,被鬼魔拿去乱吹。吴济川听到龙角声时,以为一切就绪,就在山顶插上宝剑,山峰崩下来,堵住鬼洞、结果鬼妖平了,亲生儿被压在洞内。山顶的剑插在石里能够摇动,拔不出来,保存至前几年开山炸石才被毁了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xushizongpu.com/show_369.html
更多>>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